<tbody id="l4eqi"><noscript id="l4eqi"></noscript></tbody>
  1. <tbody id="l4eqi"><track id="l4eqi"></track></tbody>
    <button id="l4eqi"><tr id="l4eqi"><u id="l4eqi"></u></tr></button>
  2. <rp id="l4eqi"></rp>

  3. <dd id="l4eqi"></dd><tbody id="l4eqi"></tbody>
  4. <rp id="l4eqi"></rp>

  5. <dd id="l4eqi"></dd>

    您的位置首頁  輕工機械  自動

    中國高校鄙視鏈指南!

    • 來源:互聯網
    • |
    • 2020-05-30
    • |
    • 0 條評論
    • |
    • |
    • T小字 T大字

    某一天,中國各大高校齊聚一堂,開了一場“拒絕高校鄙視鏈座談會”,誓要消除高校之間的不平等,不讓莘莘學子因為母校問題而被人低看一眼,遺憾終生。

    timg?image&quality=80&size=b9999_10000&sec=1591115699716&di=d4c1a49ddd9042af5f72661eb6005f95&imgtype=0&src=http%3A%2F%2Fa.hiphotos.baidu.com%2Fzhidao%2Fpic%2Fitem%2Fbba1cd11728b4710f9ec498ac5cec3fdfd0323b0.jpg

     

    首先主持人介紹清華北大發言:

    清華大學謙虛地道:“我認為,我們大家不論高低貴賤都應一視同仁,我們也是普通人,只是排名高了一點而已嘛。”

    北京大學表示贊同:“是啊,我們也就是還行的水平。”

    復旦大學和上海交通大學面上露出了鄙夷,交頭接耳道:“呵呵……瞧那倆又當又立的學*。”

     

    號稱“中國常春藤”的C9聯盟附和:“我們南大、中科大、哈工大、西安交大同意清華北大的觀點。”

    他們把C9兩字故意拖個長音。

    中國農大、林大、海大等高??攘艘簧ぷ?,道:“我們是985,嗯,沒別的意思,我們同意。”

    他們有點心虛,生怕哪個山野村夫不知道這哥幾個是985。

    蘭大、重大、西工、成電、西北農林馬上起身嚷嚷:“我們也是985、我們也是985、我們也是985——你們說啥我沒聽清楚,反正我們是985!”

    華東師范、上海外國語、上海大學為首的一眾211大學的罵了一句:“哪來的一群瘋子!”

    坐在一旁的中央財經大學、上海財經大學、對外經貿大學等人眼里毫無波瀾,彼此瞟了一眼,說了句:“是啊,哪有什么985,哪有什么211——在我們眼里都一樣。”

    在他們的世界里,沒有985也沒有211,他們只知道:在中國他們是金融界的扛把子。何況,萬般皆下品,唯有金融高。

     

    接下來,蘇州大學、暨南大學、西南大學等人推門走了進來。有些在場嘉賓不認識這仨是哪來的,是何方神圣,趕緊查了一下百度,發現:這仨排名還挺高?家里挺有錢?貌似挺有實力的?

    主持人為了緩解尷尬說了一句:“下面有請蘇大、暨大、西大三位211大學講話。”

    這話一出,西南大學率先拉長了臉,然后蘇大青筋爆跳,最后暨大啪的一聲往桌子上拍了一掌,三人起身一起罵了一句:“你才是211,你全家都是211!”

    旁邊識趣的工作人員趕緊搶過話筒打個圓場:“下面有請教育部直屬六校之一的西南大學講話。”

    西南大學的面色此時才緩和了一些:“是啊,大家都是一家人,何必比來比去”——說著瞟了一眼旁邊鐵青著臉的重慶大學。

    工作人員陪笑了一番,接著說:“下面有請東部地區最強的綜合211,蘇大講話。”

    蘇大眉開眼笑說了一句:“哪里哪里,大家都一樣的”——說著瞪了一眼旁邊欲言又止的南京大學。

    工作人員又道:“再請華南地區最強的211大學——暨南大學講話。”

    暨南大學抬手抱拳,開開心心地說:“都是一家人何必說兩家話——您說對不對,中山大學?”

    這仨說完了,主持人忙問方才三人為何生氣,工作人員趕忙解釋道:”這仨別看實力挺強,但是國內知名度都很低,在自己所在的區域都有一定的影響力但是都受到省內985院校的壓制,這三人平時一個個對985、211這些詞本來就很敏感,你剛才那么介紹他們,這不是挫人肺管嗎!”

    “呀,原來如此!”主持人趕緊擦擦冷汗,只覺得后怕。

    緊接著,鄭州大學、云南大學、新疆大學出場了,這三人一出場就亮瞎全場,全身上下衣服、褲子、鞋子都印滿了“雙一流”的logo,生怕別人看不出來。

    三人不等旁人發問,開口就說:“作為優秀的雙一流大學,我們認為我們可以和985院校平起平坐,我們也支持和我們同是雙一流大學的清華北大的觀點。”

    話沒說完,一眾211大學哈哈大笑,北上廣地區的211們疑惑地問了一句:“什么雙一流?能吃嗎?我沒聽說過。”985院校異口同聲地說:“沒聽說,沒聽說,可能嘎嘣脆雞肉味。”

     

    會議時間有限,能講話的名額不多了,福州大學、貴州大學、南昌大學、遼寧大學、安徽大學、石河子大學搶起了話筒,“我是211,我覺得大師兄說得對”,“我不要你覺得,我要我覺得”,“聽我的,我也是211,大家應該公平……”

   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,會場前排頓時亂作一團,會場后排雙非院校早已按耐不住,竊竊私語。

    背靠騰訊的深圳大學不由得清了清嗓子,對周圍的雙非院校說:“唉,家里錢多就是麻煩,要不買幾注騰訊的股票做投資,定個小目標,賺他一個億。”

    馬云母校杭州師范大學氣定神閑地道:“咦,阿里的股票最近漲了不少,你咋不買幾注?

    汕頭大學拈花微笑:“說到錢,我就聯想到咱創始人和名譽校長李嘉誠……兩開花、兩開花。”

    華南農業:“提錢多俗,我給你們推薦一個綜藝節目叫‘吐槽大會’……”

     

    這時只聽“砰”地一聲,會場大門突然撞開,進來一個人。只見這人,臉上瘦削不堪,黃中帶黑,而且消盡了先前悲哀的神色,仿佛是木刻似的;只有那眼珠間或一輪,還可以表示她是一個活物。她一手提著竹籃。內中一個破碗,空的;一手拄著一支比她更長的竹竿,下端開了裂:她分明已經純乎是一個乞丐了。

    我真傻,真的,”剛進來的這位抬起她沒有神采的眼睛來,接著說,“我單知道高考錄取分數線高的學校就是好學校,社會的認可度高;我不知道錄取分數線會變動這么大。我這些年一直覺得自己的錄取分數線沒問題,拿著一點點的錢在成都過自己悠閑的日子,叫我的學科評估質量自由發揮。

    我招進來的學生,他們的高考分數都很高的,比985都高。我就安心地在屋后喝茶、打麻將、涮火鍋。忽然聽說最新學科評估排名出來了,出去口看,只見自己的排名由第三淪落到第七,我急了,尋思著拿錄取分數線遮羞,結果今年的錄取分數線在全國暴跌……”

    她接著但是嗚咽,說不出成句的話來。

    主持人忙問,這乞丐是誰,工作人員答到:

    “我并不知道這貨姓什么。有一回,他似乎是姓央,但第二日便模糊了。那是央行太爺的兒子p2p暴雷的時候,鑼聲鏜鏜的報到村里來,這貨正喝了兩碗黃酒,便手舞足蹈的說,這于他也很光采,因為他和央行太爺原來是本家,細細的排起來他還比央行的下屬企業長三輩呢。其時幾個旁聽人倒也肅然的有些起敬了。哪知道第二天,地保便叫這貨到央行太爺家里去;太爺一見,滿臉濺朱,喝道:

    ‘你這渾小子!你說我是你的本家么?’這貨不開口。

    央行太爺愈看愈生氣了,搶進幾步說:‘你敢胡說!我怎么會有你這樣的本家?你姓央么?’這貨不開口,想往后退了;央行太爺跳過去,給了他一個嘴巴:你怎么會姓央!——你哪里配姓央’!

    工作人員接著道:“他大約未必姓央,即使真姓央,有央行太爺在這里,也不該如此胡說的。此后便再沒有人提起他的氏族來,所以我終于不知道這貨究竟什么姓——看他家住在成都,是西南地區,又是個財經院校,暫且叫她西南財經吧。”

    會場前排的211大學們頓時紛紛議論。聽說這西財很自尊,所有西南的211大學都不放在眼里,甚至對同住一城的四川大學、電子科技大學兩位985也有以為不值一笑的神情,他平時常念:“我先前闊過”,加以之前錄取分數線一直比其他211大學高,西財自然更自負。

    會場后排的雙非院校背地里議論,西財原先是央行直屬的學校,但后來終究被教育部要了去,又不會營生,于是愈過愈窮,弄到要討飯了。幸得名字里有個“財經”二字,便打著這個招牌牌偏一些好學生報考,可惜他又有一樣壞脾氣,便是好吃懶做,做不到幾天便把教學質量弄得一塌糊涂,一來二去也沒有好學生報考了,西財沒法,便免不了做些蠅營狗茍的事。

     

    會場上有人起哄,問道:“西財,你當真錄取分數線很高么?

    西財看著問他的人,顯出不屑置辯的神氣。起哄的人便接著問道:“那你怎么今年分數暴跌到連中等211的分數線都不如?”

    西財漲紅了臉,爭辯道:“分數不能叫暴跌,那念滑檔!”然后西財顯出頹唐不安模樣,臉上籠上了一層灰色,嘴里說些話;這回可是全是央行直屬、家義母校之類,一些不懂了。在這時候,眾人也都哄笑起來:會場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。

    正在這時,會場西北角幾個嘉賓,大聲喝到:各位靜靜該輪到我們發言了,只見其中一位嘉賓面如菜色,骨瘦嶙峋,一看面相便知這廝平時肯定伙食不好,一開口:“我們長安……”

    主持人一聽校名有些古怪,以為是哪來的野雞大學,忙拿出嘉賓名單,找來找去方才在211最后一行找到長安大學四個大字,頗有些不耐煩便讓他停止說話。

    忽然旁邊站起一人,大喝一聲:“我不針對誰,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”,主持人忙問:“你是那里來的?姓甚名誰?有多大手段,敢那等??诶搜?!”

    這嘉賓道:“你去乾坤四海問一問西北馳名第一校,吾乃西北大學是也。”

    會場有人聞言笑到:“我當是誰,原來是馬蓉母校啊,哈哈哈……”西北大學最惱的別人叫他馬蓉母校,聽見這一聲心中大怒,便與那人撕打起來。

    會場正亂時,忽聽場外鑼鼓喧天,槍炮齊鳴,主持人吩咐下人前去探聽,只見場外眾海外學校把會場圍得水泄不通,上下布了十八架天羅地網,陣前掛三道大旗,左手邊大旗寫著“牛津劍橋”,右手邊大旗寫著“哈弗耶魯”,中軍旗上掛著“海外留學”四個鎏金大字,為首戰將名曰“海龜”,大聲叫到:“我等乃上界差調的天神,到此降你們這些垃圾的大學。教他們快快來歸降;若道半個‘不’字,教汝等一概遭誅!”

    一聽說洋兵殺到,只見那后排雙非院校狼奔豕突,四散奔逃,頃刻間不見了半分。

    號稱海外名校預備生培訓基地的清華大學慌了,忙問,“誰敢去戰?”背后轉出驍將人大曰:“小將愿往。”清華喜,便著人大出馬。即時報來:“人大與海龜戰不三合,被海龜斬了。”眾大驚。

     

    中國農業大學曰:“吾有強項農學,可斬海龜。”清華急令出戰。中農手舉農學上馬。去不多時,飛馬來報:“中農又被海龜斬了。”眾皆失色,紛紛逃回會場,秩序大亂,互相踩踏,一片狼藉,身虛體弱如合工大等早被擠為肉餅。

    慌亂之中北大輕騎而出,立馬對海龜曰:“汝敢在馬上連叫三聲‘誰敢殺我’,便是真大丈夫,吾就率會場各大學投降。”

    海龜大笑曰:“天下誰敢敵我?休道連叫三聲,便叫三萬聲,亦有何難!”遂提刀按轡,于馬上大叫曰:“誰敢殺我?”

    一聲未畢,腦后一大漢厲聲而應曰:“吾敢殺汝!”

    這大漢口提起拳頭來就眼眶際眉梢只一拳,打得眼棱縫裂,烏珠迸出,也似開了個彩帛鋪,紅的、黑的、紫的都綻將出來。

    兩邊看的人懼怕這大漢,誰敢向前來勸。

    海龜當不過,討饒。大漢喝道:“咄!你是個花錢就能讀的破落戶!敢在俺面前裝逼,若只和俺硬到底,灑家倒饒了你!你如今對俺討饒,灑家偏不饒你!”

    又只一拳,太陽上正著,卻似做了一個全堂水陸的道場,磬兒、鈸兒、鐃兒一齊響。大漢看時,只見海龜挺在地上,口里只有出的氣,沒了入的氣,動撣不得。

     

    大漢假意道:“你這廝詐死,灑家再打!”只見面皮漸漸的變了。大漢尋思道:“俺只指望痛打這廝一頓,不想三拳真個打死了他。灑家須吃官司,又沒人送飯,不如及早撒開。”拔步便走,回頭指著海龜尸道:“你詐死,灑家和你慢慢理會!”一頭罵,一頭大踏步去了。

    若問這大漢是誰?

    ——中國著名留學培訓機構“新東方”是也!!!

    閑言少敘,書接上文。

    眾高校聽得場外鼓聲大振,喊聲大舉,如天摧地塌,岳撼山崩,眾皆失驚。正欲探聽,鸞鈴響處,馬到中軍,新東方已大踏步走入會場,會場酒水尚溫。

    后人有詩贊之曰:

    學廚師,新東方,那是個好地方,工作穩定收入高,終身就業有保障,有保障?。?!

    -END-

    免責聲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,并不代表本站觀點,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告知,本站將立刻處理。聯系QQ:1640731186
    • 標簽:女游客拒搭訕被打
    • 編輯:黃金標
    • 相關文章
    TAGS標簽更多>>
    超碰在线观看黄色